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语言起源学术成果引热议 仍是难解科学谜题

2012年02月26日 17:10 来源:光明网

据统计,目前世界上共有7000多种语言。它们起源于何时何地?它们是同一个起源,还是独立起源呢?这些仍是尚未破解的科学谜题。

《圣经·旧约·创世记》第11章宣称:世上原本只有一种语言——“亚当语”。巴比伦地区的人们决心建造一座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破坏人类这胆大妄为的举动,上帝一夜之间让语言变得五花八门;人们再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误解、分歧使大家终日吵吵闹闹;这一高塔便半途而废。

后来,人们把这座塔叫做“巴别(变乱)塔”,也称“通天塔”,并把寻找语言扩散的中心比喻为寻找“通天塔”。

  据统计,目前世界上共有7000多种语言。它们起源于何时何地?它们是同一个起源(一源说),还是独立起源(多源说)呢?这些仍是尚未破解的科学谜题。 

学术成果引热议

  2011年4月,美国《科学》杂志的一篇报告引起学术界的极大反响。新西兰学者昆廷·阿特金森在报告中称:人类语言可能全部起源于非洲西南部地区,时间大约在15万年前洞穴艺术开始阶段:它们是同一个起源而不是独立起源。

  阿特金森分析全球504种语言后发现:非洲各地方言往往含有音素较多,而南美洲和太平洋热带岛屿上的语言所含音素较少;一些非洲方言音素超过100个,而夏威夷当地土语音素仅13个,英语的音素46个。一种语言离非洲越远,它所使用的音素就越少。

  为了解释这种现象,他将群体遗传学的研究思路引入作为对比。生物学家们发现,人类遗传多样性是以非洲某地作为中心,向外逐渐降低的,而非洲是现代人类(智人或新人)的发源地;这便是所谓的“建立者效应”。

  阿特金森认为音素多样性的分布规律与人类遗传多样性类似,这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人类语言起源于非洲的有力证据。

  他的假说与证明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头骨化石、人类脱氧核糖核酸(DNA)等证据也完全吻合。

  阿特金森的研究成果引起了学术界的极大关注,被认为是语言演化的又一重大发现。世界各大主流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不过,广泛的争论也接踵而至。

  2012年2月10日,《科学》杂志同期发表了三篇来自中国、欧洲和美国的相关评论,并对该假说提出质疑。

  中国学者李辉等人在评论中称:如果全世界的语言有一个扩散中心——“通天塔”的话,不应该在非洲,而是最可能出现在亚洲,精确地说,是在里海南岸。  他们认为这一地点位置就是传说中“巴别塔”的本来位置。

  欧洲学者迈克尔·西索沃等人在评论中称:阿特金森的假说是没有足够数据支持的。如果用其思路研究语言的其他特征,如从句结构、被动语态的使用等,结果便与其结论大相径庭——语言的发源地可能是东非、高加索山脉(即里海与黑海之间)或其他地区,并不一定如他所推测的那样,来自非洲西南部地区。

  他们认为,从其他学科中借鉴一些理论和方法来研究语言学并不为过,但应用不当时,就会出问题。

  阿特金森也据理力争,同样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答复,对自己的观点进行澄清与说明。

难有信服证据

  在语言起源问题上,一源说与多源说是对立的。前者是由意大利语言学家阿尔弗雷多·特龙贝蒂于1905年首先提出来的,在当时由于后者占“统治”地位而没有得到多大的支持;不过特龙贝蒂的学说在20世纪中期渐渐地被主流学术界所接受。就目前而言,这两者都没有充分而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假说。

  可以预料,今后关于语言起源的争论会更加激烈;短期的局面将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难以得出一致结论。

  事实上,在语言起源方式和发源地的争论上,从来就是“糊涂账”。虽然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已是国际学术界共识,但对于人类语言的起源却是一个有高度争议性的话题。它本来是18世纪中期到19世纪初期哲学家的主要研究课题,不过后来语言学演变成一项实证的科学,比较语言学家认为这是一个无从解答的问题而将之搁置下来。

  1866年,巴黎语言学会甚至明令禁止讨论语言起源问题,这一禁令对西方学术界产生的影响一直延续到20世纪末。

  现今,关于语言于何时何地如何起源的问题有着众多的假说,假说的数量几乎与此领域中学者的数量一样多。

  另外,语言起源的其他假说包括神授说、手势说、感叹说、摹声说、劳动说、契约说、突变说、渐变说及本能说等依然是“空中楼阁”,探究简直“原地踏步”。

  关于语言起源的各种假说都从不同的层面说出了一些道理,作出了积极的探索,为这个古老的难题找出接近事实的答案。

  但对旁观者来说,与一百多年前用达尔文演化学说对这一难题作粗糙解释的时代相比,如今此领域中似乎并没有达成更多的共识。

  自20世纪90年代起,越来越多的语言学家、考古学家、心理学家、生物学家、人类学家等都开始尝试应用各种新方法来探究语言演化这一“世界最难的学术问题”。

  遗憾的是,由于人类语言的历史悠久、语言本身的复杂性以及缺少有力科学证据支持,近20年来在语言演化方面的探究进展不大,至今还没有令人信服的解说。

  中国知名学者周海中曾经指出:解决语言演化问题的难度不亚于破解物种演化之谜的难度;语言演化既是一种社会现象,又是一种自然现象,还是人类心智发展和历史文化演变的结果;由于语言的起源与变化有其内在的原因和外界的影响,从而增加了语言演化问题的复杂性。

  人类提出语言起源命题已有数千年的历史,至今还没有一个能说清语言演化的假说,不能不承认这确是一个难解之谜。

  每个学者恐怕都有自己心中的“通天塔”。那么它到底在哪里?我们拭目以待。(记者 吴昊 文武)



来源:光明网
[上传时间:2012-02-28]
相关链接:
· 关键字:语言
· 语言与法律首届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