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老北京小吃要不要取洋名

 

师同  张舵

来源:新华网山西频道    2008-07-24

 

爆肚冯、年糕钱、奶酪魏、小肠陈、茶汤李……老北京小吃遇上了奥林匹克盛事,有人要给它们起洋名,这引起人们关注,纷纷发表不同意见。

 

 北京可乐惹热议

为了让奥运会期间的老外吃个明白,位于北京后海胡同深处的某小吃为老北京传统豆汁想出个备用洋名--北京可乐

 “豆汁,可以直接译成绿豆煮的汤,也可把它译成北京可乐,这种翻译简短又形象,可以借助可乐的意象让外国游客记住豆汁。这家小吃店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大部分支持北京可乐的人认为,给北京地域小吃起个外国朋友熟识的洋名无可厚非。少一道语言交流障碍,外国客人不排斥了,才可能有兴趣进一步了解、喜欢。这也是用一种国际化的方式宣传、推广中国制造在北京某公司做企宣的徐小姐表示。

 然而,质疑北京可乐的声音更显强大。中国传媒大学的石乔说,如果将北京可乐理解成对老北京豆汁的一种国际化比喻,那么这种比喻令人费解。北京豆汁和可乐口味上尝不出半点相似之处,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比喻可能会适得其反。

公司职员关小姐对自己初尝豆汁的经历还记忆犹新,一开始觉得豆汁又酸又涩,要慢慢品尝,才能品出其中的独特味道。她说,如果简单地把豆汁翻译成北京可乐,外国游客很可能望文生义,误以为它是像可乐一样的甘甜饮料,咕咚一大口,结果可乐不出来了。这种赶时髦的比喻,并不是推广老北京豆汁的好办法。

不少网友提出,京味底蕴十足的老北京特色小吃,历史悠久、地域性强,大可不必冒着失去民族文化特征的风险去与国际接轨

 “可口可乐在中国没有因为要吸引中国人就翻译成美国豆汁,因为他们坚持了其可口可乐的内涵。网友夜半歌声认为,中国文化不仅仅是吃的文化,外国游客与中国民俗小吃零距离的同时,要领略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魅力——这足以让这些老北京小吃在名称上体现自身的精髓。

  

中英菜单众口难调

和老北京小吃遭遇相似,经数度改良,烹制时间长达一年的《中文菜单英文译法》曾面临种种挑战。

看过菜谱的浙江省瑞安中学英文教师关梦迪提出,在中餐的凉菜中,卤水系列、四季烤麸、酱制腌制菜等,英文菜名翻译成以marinated开头,加上主料辅料的英文名称。但事实上卤水和腌制的做法、味道有很大差别,用一个词统称并不确切。”    

 “中国的菜名其实是很不好翻译的,因为菜名不仅仅是简单的菜品,实际上反映的是中国传统文化,而中国传统文化在翻译的时候是最难处理的,向来是翻译工作的难点。专门从事公示语翻译研究的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师刘永利说,有些词语甚至是没法翻译的,比如汉语中有羹有汤,羹和汤是不一样的,但英语里只有一个Soup”    

老北京小吃在翻译时也在一些中文菜名前犯了难。在某小吃店负责菜名翻译工作的游慧丽说,像茶菜”“茶汤等小吃,翻译人也不了解这到底是一道怎样的菜,就是亲口尝了也说不清楚原料、口味,这都增加了翻译工作的工序与难度。

有时同一道菜在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名称,成都的龙抄手在北方就叫馄饨,这样同菜异名的并不少见。许多菜名连中文都不统一,要翻译成标准的英文就更难了。《中文菜单英文译法》评审组组长、北京外国语大学英文教授陈琳说。

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的郑保国老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英文菜名应该简洁易懂,但菜名往往肩负着解释菜品原料味道的作用,而中国菜经常需要三四种甚至七八种原材料,要想说清楚菜的原料就要有七八个单词,如何简洁菜名是很值得思考的。

郑保国说,麻婆豆腐”“贵妃鸡这些拥有典故的菜名体现中国饮食文化的特色,但是完全直译不能说清楚菜品的由来,要想讲明白典故又太复杂。究竟如何翻译才能兼顾文化和实用是菜名翻译的重头戏。

 

文化自信

找不到恰到好处的英文来翻译中文菜单,这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认为,语言问题的根本是文化问题,中西方文化差异是中文英译最大的困难,而中国本身地域性文化的多样性又给翻译增加了难度。

网友大刀在中华网社区发表了这样的评论:口味有国界,但对文化的认同没有国界,何况越来越多热爱中国历史文化的老外,对中国的民族文化资源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既然中国人能接受麦当劳、肯德基,那老外接受豆汁和火烧也一定没有问题……中国人常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是对家族和传承的天然敬重和服从。作为老北京小吃,我们何妨不对传统、对自己的文化多一点敬重和自信?

不少专家指出,此次老北京小吃英译名和之前的中餐英文菜单,不少人希望直译,这是可喜的变化。直译是最真实的方式,长远来看,有利于传承和保护中国的文化。陈琳说。

 “在《中文菜单英文译法》中,饺子包子不再统称为‘dumpling’,而是有了属于自己的拼音名,充分体现了中国语言的民族特色。北京大学汉语语言学研究中心副教授孔江平表示,从语言学角度说,如果找不到与汉语准确对应的英文译法时,使用汉语拼音,肯定比解释原料、做法或口感的英文译法更简洁明了。

 “汉语从英文借来了吉普’‘沙发’‘汉堡包,从日语借来了寿司,用蒙古语的代替了古汉语的驿……而今借奥运之机,具有东方特色的汉语拼音为外国游客了解、学习中文提供了渠道。孔江平表示,更多汉语会像外国人熟知的中文功夫一样走出国门,为其他语言所借鉴——世界语言就是在适当地相互借鉴中发展的。

 



来源:
[上传时间:2008-07-25]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