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2008《咬文嚼字》三咬《百家讲坛》

 

 

⒈《百家讲坛》说鲁迅被"咬嚼"

王立群讲《史记》被《咬文嚼字》咬出8处错

《咬文嚼字》咬出于丹八宗错

⒋《咬文嚼字》杂志开咬《百家讲坛》

 

 

《百家讲坛》说鲁迅被"咬嚼"


来源:新华网上海频道
  2008-02-28

 

 新华网上海频道记者 孙丽萍2月28日报道:上海《咬文嚼字》杂志社28日再次对《百家讲坛》开""。孔庆东主讲的《正说鲁迅》及出版物又被指出8处语言、文学知识差错。

专家指出,孔庆东讲鲁迅,却把鲁迅笔下的两个著名文学人物"Q""祥林嫂"的命运弄错了。

文字监督员杨光发现,孔庆东《正说鲁迅》节目及相关出版物中说,阿Q被假洋鬼子勾结官府,送上法场;而祥林嫂"被强行卖给整天喝酒的贺老六",导致凄惨结局。

这样的介绍与鲁迅的小说不符。阿Q被捕送命,是因为未庄的赵太爷家被抢,随后赵秀才上城报案,揭发阿Q曾帮盗贼望过风。

《祝福》是鲁迅小说中的精品,祥林嫂的凄凉惨死,常常让读者掩卷长叹。不过,查阅《祝福》全文,提及贺老六只有"有力气、会做活"。贺老六不是酒鬼,祥林嫂嫁给他原本不错,只可惜此人"年纪青青,就断送在伤寒上",让祥林嫂再次陷入不幸。

第三个错误是:鲁迅一生写了多少字?孔庆东在《百家讲坛》上给出了两个说法。一次说鲁迅"留下的作品字数并不多,写了大约200万字左右"。第二次说,"在鲁迅一生600多万字的书稿中,译作占到一半"

为此,《咬文嚼字》杂志特别做了一番统计。鲁迅著有短篇小说集、历史小说集、散文诗集、回忆散文集、杂文集,共约200万字;书信、日记和学术著作,约100万字;译著300多万字。因此,说鲁迅一生写作600多万字,更为准确。

杨光还指出,孔庆东在《百家讲坛》上讲述鲁迅生平,引用鲁迅《自嘲》诗,"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犯了一个流弊甚广的错误。

鲁迅作于1932年的七律诗《自嘲》,影响很大,原诗为:"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尽管"冬夏与春秋""春夏与秋冬"的意思一样,鲁迅为什么不用后者而用前者呢?这是因为""""""""属于同一个韵部(十一尤),"冬夏与春秋"正好押韵。如果改为"春夏与秋冬",这首诗就不押韵了。杨光指出,引文应尊重原文,这是一条原则。


 


王立群讲《史记》被《咬文嚼字》咬出8处错


来源:京报网
 2008-02-15

 

近日,上海《咬文嚼字》遍邀全国文字监督员,为《百家讲坛》及相关出版物挑差错。经过反复考证,由王立群主讲的《史记》部分,被发现至少8处文史、语言文字差错。
  佛教提早传入中国
  据介绍,《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一书中,第一处错误是说汉武帝晚年烧香拜佛。事实上,佛教当时还未传入中国。关于佛教传入我国的具体时间,《辞海》记录了两种说法:一说为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一说为东汉明帝永平十年(公元67年)。而汉武帝是公元前140年登基,公元前87年驾崩的。也就是说,汉武帝身后至少有85年,佛教才传入中国。
  混淆靖康与靖难
  第二处错误是将发生在北宋的靖康之役与明朝的靖难之役混淆。靖难平定变乱的意思。1399年,明朝燕王朱棣以遵祖训、诛奸臣为借口,公然夺自己侄儿的皇位,这次内战史称靖难之役。而靖康是北宋钦宗的年号。
  指南针发明遭推迟
  第三处错误是说张骞出使西域非常艰苦,因为当时是公元前2世纪,连指南针也没有。真实情况是:公元前3世纪的著作《韩非子》中,就已经有了对指南针的记载:故先王立司南以端朝夕。
  貂蝉被误为真实人物
  第四处错误是拿貂蝉和西汉衡山王刘赐的王后徐来对比,证明中国历史上常用女人挑拨父子关系。专家指出,徐来实有其人,貂蝉却是小说《三国演义》杜撰出来的一个虚构人物,历史上并无其人。
  焦大柳湘莲搞混
  第五处差错是引用《红楼梦》人物焦大的话大观园里,除了石狮子,有几个人是干净的?其实,焦大并没说过这话。在《红楼梦》一书里,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这句话,是柳湘莲对贾宝玉说的。
  洪洞县写成洪桐县
  除了这些较明显的文史错误外,还有三处语言文字理解、使用不当。如将山西省洪洞县误写成洪桐县,这是因读音相近发生的错误。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是京剧《玉堂春》中的著名唱词。洪洞县的字读音在一般词典里查不到,但《现代汉语规范词典》里有明确的标注,念tóng而不念dòng,宋朝的《广韵》中已有记载。


  
  王立群:6条系他人误增或编校错误
  本报讯(记者卜昌伟)王立群昨天接受采访时称,非常感谢这么多热心的专家为他的书挑错。他还对《咬文嚼字》所指出的8条错误进行了辨析。
  洪桐县4条错误不是出自他的笔下,可能是出版社修改原稿时误增之错。还有两条错误是编校之误。关于指南针,比较复杂。司南是我国春秋战国时代发明的一种最早的指示南北方向的指南器,但还不是指南针。司南是利用天然磁石制造的,在矿石来源、磨制工艺和指向精度上都受到较多限制。到了北宋时代,由于军事和航海等需要以及材料与工艺技术的发展,先后利用人造的磁铁片和磁铁针以及人工磁化方法制成了比司南先进的指南鱼和指南针。
  至于历史人物貂蝉,王力群称,貂蝉之名确实不见于正史,但也有学者认为貂蝉实有其人,如梁章钜在《归田琐记》中说:貂蝉事,隐据《吕布传》,虽其名不见正史,而其事未必全虚。所以自己书中之言,亦有根据。
  《百家讲坛》制片人万卫昨天接受采访时称,欢迎类似的纠错团体为栏目挑错,但前提是纠得正确、有出处,否则将误导大众。王立群主讲的《史记》涉及许多历史文化知识,谁讲都可能出现错误。想不出现错误,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讲。不过我们一再要求主讲人把好质量关,将纰漏降到最低。对于专家挑出的错,栏目组将认真对待,在确认后尽快改正,已经成书的则将在再版中一一修订。


《咬文嚼字》咬出于丹八宗错


来源:南京日报   2008-01-14

 

  【南京日报报道】“于教授读懂这首杜诗了吗?有点让人生疑。”新年伊始,“语林啄木鸟”《咬文嚼字》在2008年第一期杂志上,“嚼”起了销售量以百万计的畅销书《于丹〈庄子〉心得》与《于丹〈论语〉心得》。该刊指出了前者5处错误和后者的3处错误。

  该刊认为,《于丹〈庄子〉心得》中,第一讲的标题“庄子何其人”就错了。若按《现代汉语词典》标注,“庄子何其人”即“庄子多么人”。而根据于丹讲解的具体情境,可以说作“庄子何许人”、“庄子其人”等。第二讲中,于丹提及唐代大诗人李白和杜甫时,引用了杜甫诗作《赠李白》,讲解该诗时却把诗中“秋”字误作“人生晚秋”,实际应指季节“天宝四载的秋天”。

  在第六讲《谈笑论生死》中,几度提到楚国都城为“颖都”,实则为“郢都”,今属湖北省荆州市。于丹书中还有“把颖都屠城”的说法,该刊称这是病句。同样是第六讲称,“儒家追求‘杀生而取义’”,而“对儒家学说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儒家追求的是‘舍生而取义’”。该刊提到,在《境界有大小》一讲中,于丹误把佛教“三界”理解为“前生,此际,来世”,佛教中“三界”另有所指,并称《现代汉语词典》在解释“三生有幸”时特别说明道:“佛教称前生、今生和来生为三生。”

  在《于丹〈论语〉心得》中,于丹多次提及《论语》总字数是“两万多字”。“似乎很有把握”,但该刊称,这“只是一个想当然的说法,当不得真的”,可查证“《论语》总字数为15900字”。在该书第七讲《人生之道》中,于丹引述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话,用以说明人生三个阶段,她误把“正反合”作“正反和”。据该刊详解,“合”指“自我与非我”的统一,绝不能写成“和”字,否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第五讲《交友之道》中,更是出现了“让那些间接经验转化成你的直接经验”的说法,该刊质疑:“间接经验怎么会转化成直接经验呢”,并称“演讲时一时混淆,情有可原;但如果整理成书时,仍不加辨析,未免有急就章之嫌了。”

  那么,于丹缘何造成这些错误?因于丹本人昨天不在国内,记者特致电其助理祝先生。祝先生说:“错了就是错了,于老师也承认错了。若要深究原因,那就太复杂了,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那些错误,大家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咬文嚼字》杂志开咬《百家讲坛》


来源:新华网  2007-12-27

 

新华网上海12月26日专电(记者孙丽萍)将“歃(音煞)血为盟”念成了“插血为盟”;将“虚与委蛇(音移)”念成了“虚与委舌”;连古代书籍中使用的“牙签”(用象牙制成的图书标签),也被解释成了“剔牙的牙签”……26日,上海《咬文嚼字》杂志社首度公布了著名电视栏目央视《百家讲坛》当中出现的一些语文差错。

据悉,2008年,《咬文嚼字》杂志将正式发起名为“登坛品酒”的活动,专门给《百家讲坛》节目及相关图书挑错。该杂志总编辑郝铭鉴说,明年将邀请语言文字专家、观众读者一起来“登坛品酒”,在一年12个月中,逐月辨析《百家讲坛》12位“坛主”所犯的典型语文差错。这12位“坛主”分别是于丹、王立群、孔庆东、毛佩琦、刘心武、孙丹林、孙立群、纪连海、易中天、孟宪实、隋丽娟和阎崇年。

“《百家讲坛》,坛坛都是好酒,更应该给观众酿制没有杂质的传世精品”。郝铭鉴说,《咬文嚼字》有数十万读者,发起挑错活动就是读者的创意。此前,已经有上百位读者自发来信,评点《百家讲坛》节目中的语言差错。而据介绍,对于《咬文嚼字》杂志社发出的“英雄帖”“挑战书”,《百家讲坛》节目组及主讲学者们也纷纷表示了理解和完全支持。刘心武甚至在自己新近出版的《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第三本中整理出自己发现的编校错误,“自暴其丑”。

 郝铭鉴介绍说,即将出版的2008年第1期《咬文嚼字》,率先“品评”于丹的节目,目前已经辨析了8个典型语文差错,如将“庄子何许人”说成“庄子何其人”,将儒家的“舍生而取义”说成“杀生而取义”等等。

 



来源:
[上传时间:2008-03-03]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