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中文也尴尬  老华侨勤学普通话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7-11-20



  海外中国人大多通晓中文,而究竟什么是中文,却有不同的理解。记者前几年到北美采访华人社会,接触很多从珠三角出去的侨胞,包括同乡会会长等侨领、经营有方的小商人等。问他们会讲中文吗?回答是会,结果开口都是粤语。幸亏记者初通粤语,采访在比比划划、咿咿呀呀中勉强进行。

  我不禁嘟囔:原来你们不会中文啊?

  “刚才讲了那么多不是中文吗?”他们也很惊讶。原来在很多老侨的习惯中,粤语就是中文,“他中文讲得几好”实则指粤语灵光。其实他们也掌握汉字,只不过用粤语发音。

  这种现象在很多唐人街都存在,越老的华埠越是这样。许多老移民只讲家乡话就能在华埠安然生活一辈子。这些年,说普通话的移民大大增加,尤其从北方新侨乡出国者众多,普通话的地位正大步提升。华埠居民虽仍用广东话沟通,但红火程度已不如前。人们在工作生活交往中难免遭遇语言的尴尬。

  “在华埠,只会讲普通话亏得慌”

  大多数唐人街粤语的强势仍很明显。以加拿大为例,华社举办的重大活动场合通常只说广东话,当地无线电台的中文节目基本都是广东话,中文电视台大部分说粤语,这种格局直到近年涌现许多中国大陆、台湾背景的有线电视频道后,才开始改变。

  讲普通话的大陆移民说,当收看当地中文台节目,见到熟悉的汉字和华人面孔时,开始还很高兴,听了半天却不知所云,于是产生一种文化的苦恼,颇不习惯。华人同胞见面,有时说一声“你好”之后就无法往下交流。有的因不会讲广东话,在购物、寻求服务时遭受冷眼。在侨团的座谈会上,常有新移民反映,本地华人移民服务机构的社工只讲广东话,或是讲不标准的普通话,感觉很不入味,很多问题无从启齿而谈,难以交心。

  较长时间以来,各地华埠讲粤语一直很吃香,工作好找,新移民要“入乡随俗”,还得先学粤语呢!即使讲潮汕话、闽南话、海南话的,到了海外也要学粤语,否则找工作、谋生都受限制,许多新移民一到北美就赶紧报名参加广东话培训班,因此就出现了老教授级的移民勤学广东台山话的奇事。

  一位东北乡亲感叹:到华埠生存,只会讲普通话感觉亏得慌。我们说什么人家都听得懂,听他们说话,却如“鸡同鸭讲”,人家还问我呢,怎么和自家人说话还说普通话?这让人很尴尬。

  粤语盛行有其历史原因

  粤方言区是中国最早、最大的侨乡,海外侨民们在异乡土壤上延续了乡情,也在复制着家乡的文化生活。粤语在唐人街通行了近百年。在北美,早期华人大多来自闽粤港台这些方言区,经近百年的奋斗,说方言的早已形成主流华人层,尤其粤语可谓根深蒂固,以致长期以来不少老外以为粤语就是中文,在美国的一些大学还开设了广东话的课程。加拿大总理20066月在平反“人头税”向全加华人道歉时,说完英语,还得用生硬的广东话说一声“加拿大道歉”。

  广东籍华侨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扮演了前锋角色。中文的一些译名,带有明显的粤语痕迹,例如蒙特利亚叫满地可、洛杉矶称罗省、旧金山叫三藩市。有些词汇晦涩难懂,如“士刁”、“当妙”之类。海外华文报章常见粤语与外来词结合的词汇,如波(ball)、呔(领带tie),漂亮叫“好泥”(hownice)、好称“骨”(good)、如男人称“缅”(man)、自助餐叫“报菲”(buffet)、小费叫“贴士”(tips)……

  1986年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旧金山地区70%的华人家庭讲广东话,只有19%的家庭讲普通话。如今情况正在变化中,近年当地华人电视台的同类调查发现,差距渐渐拉近,现在是一半对一半。在硅谷等新移民聚集地则倒过来,说普通话的华人后来居上。华人社区活动中英语、普通话和广东话交替使用的也多了起来。

  老华侨勤学普通话

  近年,大陆新移民激增,加上中国经济的发展,普通话在华人社区的影响力强劲上升。许多人都羡慕能说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无论买东西、集会或找工作、做社会调查,普通话正成为华人社区不同方言团体都能接受的共同语言,有的华文报纸也逐渐减少报上的广东俚语。

  在纽约、旧金山和多伦多唐人街这些“粤语大本营”,人们明显感到变化悄悄而来又势不可挡。广东商号的主人正努力学习普通话,并热情地以它来招呼顾客。许多华人企业主痛苦地认识到,单靠广东话经营发展有限。

  正在纽约一家中文学校的成人普通话班就读的高女士说,自己一直说着广东话,但发现愈来愈多的朋友和工作伙伴都讲普通话,如果不会,那就难以交流和沟通,也容易陷入一个封闭的境地。

  学普通话,有的因为想去中国做生意、旅游,不会国语不方便。有的因为工作中需要使用电脑输入汉字,不会拼音很难办。有的退休老人学普通话,是为了与孙辈交流。洛杉矶核桃市一位香港移民,在加州几十年,觉得用英语和广东话就可以对付生活了。当他决定从政时,发现当地华人基本上都是不会说广东话的新移民,于是几年前他开始勤学普通话,竞选上了市议员。

  一向说方言的从头学普通话,很不容易。有时会闹笑话。华校老师陈国英第一次踏入课室时,听到欢迎声:“老(lóu)师(xī),早(zǒu)晨(shěn)!”他回答道:“我没有‘走神’呀?”课堂上学生发言常混淆不清,“喝水”读成“科水”,“飞机”是“飞给”,“吃鸡”是“食该”,“猪肉”是“驹肉”……用广东音背唐诗也变味儿了,“床前明月光”变成了“从前明月弓”,“花落知多少”念成了“花落鸡多小(xiǔ)”。但只要勤学苦练,多听多看多开口,很多人学得字正腔圆。

 

 



来源:
[上传时间:2007-11-20]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